pear社区app下载

因为沈让战天宁才回了部队,进部队之前就被人拦在了部队的门口,拦着战天宁的人还不是别人,还是李潇。

看见李潇战天宁还不明白么,是有人故意整他们几个。

沈让因为个人问题被人给关了起来,李佳文说是煽动军心也被下了军衔,现在也关禁闭了。

陈浩然也被人给隔离了,这说明什么?

而此时,最不该出现的人都出现了。

李潇是犯过错误的人,这时候却站在他眼前,他没看错,李潇已经升职了。

战天宁并没有要求进去,既然不让他进去,他就不进去。

转身战天宁打了个电话给爷爷战司令,战司令好长时间都不管这些事情了,接到电话还有些意外,还有这事?

“你小子不是说不干了,怎么又回来了?是为了你大哥沈让才回来的?”战司令电话里面还笑呵呵的。

“您什么时候能够来?”战天宁着急着把沈让给弄出来,不然久了就肯定有问题,部队里看着多好,整人的道道多的是,比警察局可黑暗多了。

“我先打个电话给你派两个人过去,你跟他们先进去,我就不出面了,我要给你出面,那不是叫人笑话么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战天宁答应之后,很快就在部队门口见到了一个从部队里面走出来的年轻人,看了看战天宁和李潇说了一声把人给带了进去。

清纯女子在花旁与花共舞

进门两个人简短的说了几句话,把现在形势给战天宁说了一下,而后要战天宁先等等,说是人没有那么快过来。

“陈首长呢?”

“暂时不能带你过去,不过他没事,这个你放心。”

人走了战天宁坐在房间里面坐了一会,李潇知道战天宁回来,马上报告了上级,没多久战天宁的门口就有人敲门,战天宁起来看了一眼,看到是几个陌生人,从窗户出去,沿着寝室的下水管子去的下面。

到了楼下战天宁也没等,直接去了关押沈让的地方,劫了个人,换上衣服混了进去。

在门口看了看,把钥匙弄到手,把关押沈让的房门给打开了。

沈让正靠在墙上眯着眼睛睡觉,听见人进来,睁开眼看着战天宁,看到是战天宁人有些意外,跟着人就站了起来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沈让上下看了两眼战天宁的穿着,根本不是他自己的衣服,穿着虽然很合适,但一个警卫员能穿什么衣服,星都没有。

“别说了,跟我出来。”战天宁转身朝着外面走,沈让也没有机会考虑,跟着人便走了出来。

出了门两个人一路低着头,躲过了几个监视镜头,又给沈让弄了一套衣服,沈让问战天宁想要做什么,沈让说想去军部看看,看看是谁在指挥这次的围剿行动。

沈让微微愣了一下:“你怀疑有人故意锻炼我们?”

“还说不好,但总要过去看看,我爷爷不肯露面,但我觉得这件事他也脱不了关系。”战天宁也是看到门口的几个人才想到的这些。

他本来在外面,为什么把他带进来却没有人接应,李潇能通知上头的人他在这边,怎么能那么快就把他找到了。

沈让想了想:“我知道她在哪里,我进来之前她已经去了那里,我们先去她那里。”

两个人商量好,朝着李佳文那边去了。

李佳文这时候也正在禁闭室里来回的走动,想着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什么人能在部队里面动这么大的动作,她爷爷不可能不知道才对。

李佳文正想着,门口听见一声闷哼,担心是有人偷袭,李佳文转身躲到了门口去,跟着门外推开门有人进来,李佳文拳头握紧,呼啸着疾风而至,沈让听见声音眉头皱了一下,一边喊李佳文,一边抬起手握着了李佳文的拳头。

摸到是李佳文的手,沈让一把把人给带进了怀里,转身抵在了墙壁上面,因为用力过度,李佳文感觉身体给撞了一下。

搂住了人,沈让不经意的笑了笑:“文文,是我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大概是平时沈让这个人太死板了,偶尔对她有点特别的举动,都能把她感动的不行。pear社区app下载

偏偏越是这样,李佳文越是觉得沈让这个人靠得住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李佳文抬头问,沈让便低头亲了一下李佳文的嘴唇,禁闭室里漆黑一片,也只能借着外面的光判断李佳文的嘴在哪里了。

李佳文有些不好意思,平常怎么闹,那都是他玩出来的把戏,真的轮到真格的了,她就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
“你干什么?”李佳文抬头问,沈让搂着人朝着外面走,一边走一边说:“天宁说这件事情是有人故意给我们下套,所以要去军部看看。”

“军部?”李佳文抬头看着沈让,去军部可不是他们能去的,军部是有批准才能进去的。

但这时候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李佳文也就跟着沈让去了外面。

等到了外面了,李佳文这才知道,门口还有战天宁站在那里呢?

看看两个人的样子,是非要去军部了。

“嫂子。”看到李佳文和沈让出来,战天宁走到李佳文和沈让面前。

李佳文也不是个什么扭扭捏捏的人:“我进去过几次军部,没有我你们进不去,我陪你们进去。”

战天宁笑了笑,一旁的沈让朝着李佳文看了过去,十分的意外:“你还进过军部?”

“只要是这个部队里面,没有我没去过的地方,别以为我是女人,级别不够,就有些地方去不了,我想去就进得去。”

李佳文其实是小时候进去过军部,长大后就没进去过了。

不过是战天宁在这里,才这么说的。

两个人本身就是对手,她要不是这么说,给战天宁给看扁了。

战天宁的反应很平淡,李佳文进去过军部没什么好稀奇的,如果他也在部队长大,军部一定如回家一样,说进去就进去了。

三个人相互看了一眼,而后开始计划怎么进去军部的事情。

“军部是军事重地,一定是很多人保护着,如果是平时,兴许容易进去,但是要是上头故意给我们几个下套,那现在想进去就不容易了。”

战天宁现在地上画了一个地形图,把军部给指了出来,指着周围的防守说。

沈让也说:“如果是针对我们的,我想现在他们已经开始部署了,我不见了,佳文也出来了,肯定是在他们的计划之中,他们是想请君入瓮。”

“那就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,我看我们弄点炸药装备,把他们的军部给端了,看看他们还敢不敢搞事。”

战天宁抬头看着已经起身站起来的李佳文,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她是女汉子了,就是长成女人的汉子。

站起身,战天宁在地上擦了擦,沈让也站了起来。

三个人对望了一眼:“这件事最好能找到几个人冒充我们在外面打掩护,这样我们就有了胜算,但是我们要找到可靠的人。”

战天宁提议,沈让和李佳文相互看了一眼,心里都有了合适的人选,只有战天宁在考虑这个人。

“你们把暗号说一下,我找人通知他们。”战天宁进来的时候带着手机,门口的时候没有下去,现在拆了组装成通讯系统,应该是没问题,他和沈让是这个出身,这个一点都不难。

听战天宁说,沈让和李佳文把各自的暗号写给了战天宁,看了一眼战天宁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,拆了后重新装上,找了一个发射点,给自己在部队里的人发了讯息。

因为是半夜,所以讯息发出去有些回的慢,几个人都以为可能要落空的时候,对方在给了回应。

“收到,请团长指示。”

看到讯息,战天宁嘴角上翘,发了一条指令给对方,跟着便拆了手机,以免被部队里的卫星系统追踪到。

“现在干什么?”李佳文问,现在为了沈让,她把指挥权交给了战天宁。

战天宁看向沈让:“大哥去过军火库,一定记得怎么过去。”

“记得。”沈让回答。

李佳文轻笑了一声:“我知道一条近路,一天就能回来。”

战天宁挺意外的看李佳文,李佳文说:“我进去肯定容易,但要弄辆车过去。”

“车我弄。”战天宁来的路上就已经下好了眼线。

“那走吧。”李佳文前面带路,战天宁和沈让随后跟了过去。

三个人的配合相当的默契,还没有两个小时,就弄了一辆军用车,检查了里面的油量,担心回来的时候不够用,李佳文又拿了一个油桶,偷了油才坐上车子离开。

上车李佳文开车,沈让坐在边上,问她:“饿不饿?”

“不饿!”李佳文回答的铿锵有力的,沈让却很担心。

李佳文习惯性的出任务的时候几天不吃不喝,但就是因为这些把胃都饿坏了。

这时候听她说也都不信她了。

但现在确实没有什么可以给李佳文吃的东西,也只有到军火库那边再说了。

经过几个小时的车程,三个人总算是到了军火库那边,但现在没人带着他们进去,他们没有通行证。

李佳文下了车,直接去了门口的警卫处那边,看李佳文下去,战天宁和沈让跟着也下去了。

门口此时人还在休息,李佳文过去对方把枪亮了出去,叫李佳文别在靠近了。

李佳文也不管那些,扬起手像是扔了什么,对方的眼神朝着上面看,一个连续的三连踢,把对方的枪直接给卸了。

啪啪的上堂,跟着人就单膝跪在了地上,枪口直接对准对方的脑门:“钥匙。”

对方不肯,双眼瞪着李佳文,李佳文抬起手挑了一下那人身上的衣服,钥匙掉了出来。

“我看着,你们进去。”李佳文说完战天宁已经朝着里面走了,沈让看了一眼李佳文:“小心点。”

“知道了!”

“嗯。”

答应了沈让跟着战天宁朝着里面走,一边走战天宁一边问:“你看嫂子那样子,用担心么?”

沈让想笑,看了一眼战天宁:“我是担心你嫂子枪走火。”